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女学热点

主宰与自为:大女主剧中男性形象探析

作者:李攀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9-02-26

编者按

作为大女主剧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男性形象对现代女性价值观念的生成有着重要的影响。在《甄嬛传》《延禧攻略》等大女主剧中,男主以“父亲”形象出现,爱情故事最终演化为女主角对男性权力的认同。而在以如今热播的《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为代表的大女主剧中,男主则以“丈夫/恋人”形象出现,构建出更为丰富的性格维度,使其与女性形象保持力量平衡,这样一种大女主的成长模式更具有现实启示,也更符合现代女性的价值要求。

《知否》中顾廷烨自在自为的形象与独立自强的盛明兰形成良好的均衡效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缓解了因集“父亲”和“丈夫”形象于一身而造成的张力关系。

《甄嬛传》中的“皇上”首先是君临天下的帝王君父,其次才是女主角的恋人伴侣。

■ 李攀

从《甄嬛传》到《延禧攻略》《如懿传》再到如今热播的《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否》),近年来大女主剧一直都占据着电视荧幕的中心位置。大女主剧中的女性形象是展现女性生活、聚焦女性生存、探讨女性生命等命题的重要载体,但是上述命题的深入开展不仅要依靠对女性形象的注视,同样也无法回避对男性形象的深入观照。大女主剧中的男性形象往往与剧中所传递的价值导向密切相关,大女主剧在树立展现现代价值观念的女性形象的同时,也要坚持对男性形象的准确认知与理性建构。

“父亲”形象与女性对父权系统的崇拜

不论是以宫斗为主要内容的《甄嬛传》《延禧攻略》还是现如今以宅斗为主要内容的《知否》,不难发现“父亲”的形象在剧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甄嬛传》中的皇上、《延禧攻略》中的乾隆都首先是君临天下的帝王君父,其次才是女主角的恋人伴侣。女主角在与他们的相处中始终处在君臣与夫妻的张力关系中,前者要求服从而后者则讲求平等。这种张力关系始终是处在一种动态转换之中,而其主动权正是由作为帝王的男性形象所掌握。

《甄嬛传》中的皇上老成持重、不苟言笑,他与其说是包括甄嬛在内的众多妃嫔的“丈夫”不如说是“父亲”“主宰”更为准确。甄嬛始终是生活在巍巍皇权之下,而她之所以能够走上权力的顶峰实质上是顺应了帝王权力的运作逻辑,看似对皇帝失去爱情的幻想而变得独立,但实际上却是对父权系统的彻底认同与崇拜。同样作为皇帝,《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皇帝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因集“父亲”和“丈夫”形象于一身而造成的男女之间的张力关系。剧中皇帝在年龄设定上与女主角魏璎珞相当,故而带有更多年轻浪漫气质,面对魏璎珞的胆大妄为往往是喜怒相交。

相较于《甄嬛传》中皇上的老成持重,《延禧攻略》中的乾隆更加坦率直接,不论是对魏璎珞还是对富察皇后都表现出更加明显的喜怒爱恨,被网友戏称为“大猪蹄子”。虽然,该剧中的男性形象更符合现代年轻观众的审美观,但其本质上仍然无法回避君权作为女性价值最终归属的价值陷阱,甚至因其更具娱乐性的形象设定而让这种陷阱变得更加隐蔽。

“丈夫/恋人”形象:铺垫女性命运的扁平符号

而在《知否》中,这种集“父亲”与“丈夫”于一身的男性形象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纠正。剧中盛明兰的父亲盛紘是一个胆小怕事、畏首畏尾的小官僚,作为一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其身上的犬儒性质在剧中得到了全面展现,从根源上讲,盛家的种种矛盾都是盛紘宠妾灭妻、罔顾伦理所致。如果我们将雍正、乾隆与盛紘的形象加以比对就不难发现两类形象在深层价值导向上的区分,前者是对男权形成认同、归附的“恋父”情结,而后者则是对男权进行质疑、挑战的“弑父”情结。

显然,从剧中父亲形象的分析中不难发现,即使同样是作为大女主剧中的男性权威也不能等量齐观,同类形象的不同塑造方式对女主角价值选择乃至作品本身传递的价值导向都有着微妙且重要的意义。

“丈夫/恋人”的形象是大女主剧中除象征权威的“父亲”形象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的男性形象,他们同样为女主角的成长提供了重要推动。“丈夫/恋人”形象塑造的成功与否对大女主剧现实价值的生成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大女主剧的文化价值能否超越单纯的视听娱乐而更具思辨意义与此类形象密不可分。《甄嬛传》中的果郡王、温太医,《延禧攻略》中的傅恒,《如懿传》中的凌云彻、《知否》里的顾廷烨、齐衡等都从不同意义上成为了剧中女主角的丈夫/恋人,所不同的是他们仅由依附于女主角的成长线索而获得了相对独立的生命轨迹。

限于宫斗剧的叙事模式,皇帝作为女主角的唯一合法丈夫根本无法容忍其他男性与女主角产生情感,所以果郡王、傅恒、凌云彻等形象都只能在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同时通过为女主角默默承受痛苦甚至献出自己生命的方式来表达对女主角的感情。这样一种为爱牺牲的形象虽然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但是不难发现剧中对男性形象的塑造也仅是停留在燃烧自己照亮女主角进身之路的理想层面,这正是大女主剧在男性形象塑造方面的常见误区。男性被抽离成扁平的符号仅是用来铺垫女性命运,殊不知只有鲜活、生动、立体的男性形象才是反哺女性命题的理想载体。

自在自为的男主与独立自强的女主均衡发展

在《知否》中顾廷烨是汴京城内有名的纨绔子弟,但同时他又是满腹经纶、武功高强的有志青年。在与盛明兰结合之前顾廷烨有着自己的生活轨迹:父子不和、嫡母算计、仕途坎坷。以上情节都让顾廷烨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存在,他不是以盛明兰为中心去展开自己的生命轨迹。这样一种自在自为的形象与剧中独立自强的盛明兰形成了良好的均衡效果,避免了以往大女主剧价值失衡的弊端。

除顾廷烨之外,齐衡也是剧中另一重要的男性形象。齐衡作为齐国公嫡子家势才学俱佳,他本应该成为盛明兰的如意郎君,但是因盛明兰庶女身份而为其母亲所阻碍,缺少顾廷烨的果决让齐衡最终与盛明兰失之交臂。不难发现,顾廷烨与齐衡,都不是完美的丈夫/恋人形象,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局限性,所以盛明兰在对二人进行选择的时候,必然将进行更为复杂的情感取舍与理性思辨。尤其是婚后盛明兰在顾家所遭遇到的种种挫折,及齐衡后来更加成熟坚定,都始终让顾廷烨与齐衡二者间保持了一种均衡,白雪公主与王子式的浪漫爱情让位给更具现实质感的生活琐事。

《知否》通过赋予剧中男性形象更多生活细节与性格描写让他们获得了鲜活的生命特征与丰富的性格维度。从男性形象反哺女性形象的角度来看,正是因为男性形象获得了相对独立的时间与空间才使剧中的女性形象更具现实质感。剧中盛明兰并非是通过对男性权力的依附,而是依靠自身智慧去克服生活中各种突如其来的困难,显然,这样一种大女主的成长模式更具有现实启示,也更符合现代女性的价值要求。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发现,男性形象的塑造对大女主剧的价值传导有着无法忽视的作用。《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宫斗剧是通过叙事层面上男性形象对女性形象的依附而反转为女主角对男性权力的认同,女主角的成长过程本质上是男权对女性再次捕捉,站在权力之巅的大女主更像是现代职场女性的励志童话。《知否》这样的宅斗剧是将男性形象牵引出权力系统的核心地带,同时构建出更为丰富的性格维度,使其与女性形象保持力量平衡进而为女主角独立应对生活困难创造了条件,而这更像是指涉现代女性家庭经营的世俗寓言。

(作者为山东女子学院文化传播学院讲师)

(本文为全国妇女/性别研究与培训基地项目“中国小妞电影中的女性形象研究”(2015SDJDB09)项目阶段性成果)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