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灯火阑珊处的人,我一定会珍惜的。其实,在我的生命中,我还将娘舅也看成另一个更为奇伟的“他”,并且,不必蓦然回首,因为,一直在相伴携手。”

元宵灯火中的蓦然回首

作者:周建明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9-02-21

■ 周建明

元宵节是中国人以热闹为基调的传统节日,甚至被称之为“中国情人节”。在我们苏州,吃汤圆、赏花灯、猜灯谜、走三桥,是“正月十五闹元宵”中原汁原味的几大板块,构成完整的民俗。

其中,最有地方特色的,当数走三桥。清代苏州文士顾禄在《清嘉录》中有记载:“元夕,妇女相率宵行,以祛疾病,必历三桥而止,谓之走三桥”。他还引用了明陆伸的《走三桥词》:“细娘吩咐后庭鸡,不到天鸣莫乱啼。走遍三桥灯已落,却嫌罗袜污春泥。”在这里的记录上,似乎元宵节更多地敷上了女性的色彩,女性是这个节日的绝对主角。“细娘”就是今天姑娘的意思,在苏州方言中,至今还称为“小娘鱼”,与日文中“娘”的意思完全相同,系指“女孩”“姑娘”,并非“母亲”和“大娘”的意思。你看这些在元宵节走过三桥的女孩们,开开心心疯过了,还要嫌春泥爬上了袜子,分明一派娇嗔的模样。

从这首词的描述中,我常常想到姐姐的独生女儿。这个外甥女在我这个娘舅面前,总是不知不觉就流露出娇憨可爱来——她知道舅舅吃她这一套,大约是屡试不爽的。

说起我这个外甥女,倒是挺有几分故事。我的家乡在吴江平望镇,属于苏州的乡下。我小时候,姐姐很知道疼爱兄弟,对我极好,真是冬天怕我冻着,夏天怕我热着。在读书上,也是让我成为家里的“重点”扶持我一直读下去,她自己则早早地辍学,帮助父母挑起家庭的生活担子,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所以,当我自己的事业小有气候,我当然要尽可能地报答姐姐的疼爱之情。其中,最具体的就是帮助外甥女读上心仪的学校。

我这个外甥女读书,成绩只能算比较好,小时候并没有显示出过人之处。小学毕业考初中,离重点初中差两分。姐姐找到我,让我托托朋友。在找了当校长的同学之后,我按规定自掏腰包交纳一定的费用,让外甥女进了重点班。开学之初,我对她说,囡囡,你可要争气好好读书啊,你好好读书,功课好了,不但娘舅脸上有光,连答应破例让你进重点班的校长也脸上有光啊。

她朝我笑笑,说,如果我不好好读,难道娘舅要打我啊?我好怕好怕,怕死了。说得我也跟着笑起来。

她在我面前毫无顾忌说俏皮话,但读书还是蛮用心的,一直能保持班级的中上水准。但中考,离重点高中还是差一分。

这回,不必姐姐与我商量了,我主动托朋友交赞助费,让她上了重点高中。但开学前的“战前动员”就多了几分严肃,我说,中考娘舅可以再帮一把,三年后的高考,分数可是一分都不能差,娘舅就真的是没有本事帮忙了,只有靠你自己了。

也是女大十八变,高考,她考上的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让我开心不已。为此,我还专门请我的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吃饭喝酒,让他们分享我的喜悦。他们都对我说,我外甥女考上大学,似乎比儿子考上大学都还要高兴和得意。在苏州农村的风俗中,外甥读书的书包一定得由娘舅买,这之前的外甥女书包当然得由我承包。如今她考上大学,我挑选的是镇里的商场最贵的提箱。一路上,镇上人都与我打招呼,都知道我这个提箱是给外甥女买的。我感觉那天,一个做舅舅的拎着漂亮的提箱走街过巷,成了平望古镇的一景,连天空也格外蓝,风也异样柔。

一晃,到了她该谈男朋友的年龄了。一天,姐姐心事重重地找我,说,她的宝贝女儿谈朋友了。我说好事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啊。姐姐说,男孩是她的大学辅导员,年龄倒是相当,但对方个头比自己女儿还矮了一厘米,这会不会影响下一代的身高?女儿很听娘舅的话,要不,出面干涉一下?我一想,还是先了解一下外甥女的感受吧,大学都快毕业了,她一定会有自己的主见的。一个电话打过去,外甥女听了哈哈笑,说,一厘米,就那么重要吗?当年我进重点初中和高中,不也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吗?如果严格按死规定办事,我能有今天吗?我听了也哈哈大笑。连说,懂了懂了,我的外甥女身高都快一米七,一厘米不能成为我未来外甥女婿追求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娘舅投你的赞成票。只有一条,结婚之时,要回到吴江同里古镇,去走一回三桥。不忘乡情,也祛病消灾。

电话那边的她爽快回复:一言为定!

如今,我外甥女研究生都毕业了,他们结婚时真的回到吴江,到同里古镇,按照民间的风俗穿着大红的新娘新郎装走三桥。这古镇的三座古石桥,如鼎足而立,彼此相距不足50米,它们依次是太平桥、吉利桥和长庆桥。同里古镇走三桥的习俗,约略滥觞于清乾隆中期,形成的精确年代已难以查考,自然是更早一些。它起源于婚嫁习俗,伴随着欢快的鼓乐声和鞭炮声,伴随着四处抛洒的喜糖,眉开眼笑的人们,喜气洋洋的亲戚朋友,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绕行“三桥”,口中长长念诵着“太平吉利长庆”的祝词,沿街居民纷纷出户观望,上前道喜祝贺。

2011年,同里走三桥习俗列为第四批吴江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在故乡接受乡亲们的祝福,这是多么美的事情!

这些年来,每逢大年初一,我都会接到外甥女给我拜年的电话,我很享受这个仪式。我也知道,她小日子过得不错,我的外甥女婿发展得很好。于是,有一年的元宵节,我特地用毛笔书写了宋代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并装裱好,作为礼物赠送。特别强调,请多读读最后一句。

外甥女笑笑,说,放心吧娘舅,你的外甥女不能写出你这作家的大作,也不能写出你这书法家的墨宝,但这个词还是能读懂了。走遍天涯,阅人无数,我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知道自己走过怎样的路,大千世界灯火辉煌,甚至光怪陆离,但小镇走出的女孩,绝不会被灯光所迷惑,更不会迷失。灯火阑珊处的人,我一定会珍惜的。其实,在我的生命中,我还将娘舅也看成另一个更为奇伟的“他”,并且,不必蓦然回首,因为,一直在相伴携手。

我甚为欣慰,为姐姐高兴,为家乡小镇高兴。养女若此,夫复何求!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